图森未来弃中保美,本土自动驾驶企业正成潜力股

图森未来弃中保美,本土自动驾驶企业正成潜力股

      01 IPO未满一年,图森未来被迫出售中国业务

      图森未来的命运,或许是其他带有美国基因的企业在中国的写照。

      3月17日,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无人驾驶卡车初创公司图森未来正在考虑出售其在中国的业务并专注于美国市场。该决定是在这家初创公司与美国政府达成协议,出于美国安全考虑限制中国部门访问数据之后做出的。

      一位确认图森未来即将出售中国业务的消息人士称,在中美两国的严格监管之下,图森未来拟以10亿美元出售其中国业务。目前图森未来已与包括私募股权公司博裕资本在内的几家中国投资者接洽,以寻找潜在买家。

      去年4月,图森未来通过在纳斯达克的首次公开募股筹集了超过10亿美元,成为自动驾驶领域全球首个IPO。

      该公司在其年度报告中表示,它运营着大约 100 辆能够运行的 L4 级自动驾驶半卡车——其中75辆在美国,25辆在中国。这些自动驾驶卡车能够在某些路线上独立行驶无需人类司机。

      如今,上市未满1年,图森未来因为地缘政治原因不得不考虑出售中国业务。

      02 在中美夹缝中生存的不只有图森未来

      近年来,中国和美国的监管机构将在两国经营的公司置于更严格的数据安全审查之下。2020 年,TikTok也曾面临过二选一的困境:要么卖掉,要么关闭。日益严格的网络安全法使公司很难将收集到的数据转移到另一个国家。

      作为一家在中美两国同时开展业务的科技公司,图森未来在上市后不久就遭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CFIUS) 的持续调查。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CFIUS) 的工作是审查非美国人对美国公司的投资股权是否构成潜在的安全威胁。

      中美两国的地缘政治和经济紧张局势已经导致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和筹资急剧放缓,一些中国公司也面临着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的前景。图森未来现在的处境,或许是所有带有美国基因的跨国企业在中国市场的一面镜子——那些同时在中美两国布局业务的企业,未来不得不应对更为严格的监管。

      其实除了布局业务以外,我们不难发现,国内众多自动驾驶企业在进行道路测试时都会“扎堆儿”在美国。

      路测是检验自动驾驶汽车系统性能的必要环节,也是实现自动驾驶商业部署的前置条件。美国,尤其是加州汇集了大批优秀的自动驾驶企业,较早地开展自动驾驶测试工作,已在测试里程、牌照数量、牌照申请机制、测试成本、测试路网丰富程度等方面形成优势,因此吸引了大批中国企业前往加州进行道路测试。

      2017年4月,文远知行在美国硅谷诞生,同年12月,公司将确定广州生物岛为全球总部,并成立国内第一支可运营的无人车队。目前,在中国北京、上海、南京、武汉、郑州、安庆、美国硅谷设研发和运营分部,并同时拥有中美两地无人驾驶测试许可。

      去年年初,百度官方宣布,美国加州车辆管理局(DMV)已向百度颁发开放道路无人驾驶测试许可,未来,百度Apollo在美国将专注无人驾驶测试项目的推进。

      2019年,一支全部由华人组建的创始团队在硅谷成立了轻舟智航。据悉,轻舟智航核心团队成员来自Waymo、特斯拉、Uber、福特、英伟达等美系基因浓厚的巨头公司。尽管在中美两地的商业化策略略有不同,但数据安全问题仍然是不容回避的焦点议题。

      2016年成立于美国硅谷的小马智行也在中国和加州分别推出了面向公众的自动驾驶打车服务,由于在中美两国同时布局,其很难摆脱被美国政府监管及调查的命运。

      03 本土基因企业迎来更多发展机遇

      随着美国对信息、个人数据的关注日益提升,特别是2018年的FIRRMA法案重点关注敏感技术、国防物资供应链、敏感的个人数据和维护网络安全等关键领域,对以上领域加强审查的趋势在未来必将进一步凸显,自动驾驶公司想要通过在不同国家进行道路测试从而提升技术的方式将面临比以往更多的挑战,中国投资者则会首当其冲地感受到这一冲击。

      资本的嗅觉总是敏锐的,图森未来的境遇,难免不给国内拿着大把钞票想要塞进“外来和尚”兜里的投资者们一记重锤:与其养一只随时可能回家的“狼”,不如把目光收回到国内市场,投资回报率或许更高。

      近几年,随着自动驾驶系统端、算法端、云端、高精地图等技术的日臻成熟,一批深扎国内市场、100%本土基因的初创企业正在改变着自动驾驶领域的生存格局,领骏科技或许会成为这场变革中跃然而出的一匹“黑马”。

      领骏科技成立于2016年12月,是一个由行业顶尖自动驾驶团队组成的科技公司。作为国内在自动驾驶领域较为领先的技术公司——领骏科技专注于自动驾驶系统的设计、开发和测试,核心技术包括传感器融合、智能行为决策、轨迹规划、行车控制等,可以实现不依赖顶置大型传感器,基于国内外全系车辆底盘的整套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在这些科技硬实力背后,是一只能极具创造力、凝聚力和拼搏精神的技术团队在支撑着。据悉,领骏科技的创始团队成员均是来自百度深度学习实验室(IDL)、自动驾驶事业部(ADU)、智能驾驶事业群(IDG)等核心研发部门的顶尖自动驾驶行业人才,他们具备丰富的量产产品经验并对这个行业充满激情和热爱。

      凭借决策规划算法和车辆控制方面的优势,领骏团队成为业界最早拥有可自主泊车、高速行驶、通过隧道、高峰拥堵路段自主变道和进出复杂环岛能力的自动驾驶团队之一。

      和其他自动驾驶技术公司相比,领骏科技在技术上最大的两个亮点在于正向设计与系统工程。

      正向设计,其实是从最终的结果出发,来倒推设计方案。自动驾驶车辆上搭载的传感器犹如人类司机的眼睛,可以感知周围的交通环境。所以感知系统会装载多种雷达,比如激光雷达、毫米波雷达、摄像头、视觉传感器这样的传感装置来感知车辆周围的状况。但是这些传感器到底要“看”多远,我们在完成整个系统之前是无法预测的,需要由自动驾驶系统的“大脑”来告诉车辆的传感器,或者是在系统设计的时候,根据路径决策需要多远的数据,来布置什么样的传感器。

      领骏科技的自动驾驶系统设计就是从决策规划出发,来定义感知系统。这么做的最大好处之一就是可以降低自动驾驶系统成本,使得系统设计和布局更加合理。例如,目前自动驾驶系统,更多会使用传感器塔,这会带来比较大限高问题,导致车辆可能无法进入地库。同时在高速行驶会产生很大风阻,导致续航里程下降较快。而车顶的塔形装置,更是不利于车辆被动安全测试。但正向设计的领骏科技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通过隐藏式的传感器塔,能够很好地解决相关问题。

      系统工程,就是如何把多个不可靠、不理想的子系统结合成可靠的综合系统。自动驾驶最注重的是安全问题,如果依靠单独的设备来进行数据处理,在实际应用过程中会具有一定的安全隐患,领骏科技自动驾驶技术采用一体化的多层级架构,这个架构提供了灵活的故障处理方案,当其中某一个传感器无法正常工作后,多层级架构会从自动驾驶模式主动“降维”到辅助驾驶状态,并且保留自适应巡航和车道保持功能,直到人工接管或系统恢复正常。在系统工程的设计逻辑下,在整体自动驾驶系统的传感器的性能和可靠性得到保证的前提下,能够让车辆回归到商业的本质,让成本不再成为阻碍自动驾驶落地的障碍,以此来求得各方商业利益的最大化。

      经过几年的快速发展,领骏的技术实力已经可以和百度、小马智行、文远知行、AutoX、Momenta、图森未来等资本头部公司位列第一梯队,有些核心技术点譬如决策规划、自研仿真平台,甚至超过了这些公司。

      不可否认的是,如果技术处于第一梯队的领骏科技想要在商业化水平、品牌影响力等方面跻身到第一梯队,还需要一些时间。

      诚然,我们不知道下一个倒在数据安全或者地缘政治上的企业会是谁,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中美关系紧张态势的加剧,自动驾驶赛道很快将迎来终极“大洗牌”。

      笔者认为,领骏科技、智行者、主线科技、踏歌智行们这类纯中国基因的自动驾驶企业们都更加值得资本市场下注,共创未来,All In China!

(正文已结束)

免责声明及提醒:此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企业宣传资讯,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

文章:图森未来弃中保美,本土自动驾驶企业正成潜力股
来自:zd423
地址:http://www.dan9.cn/news/82663.html